戀愛學分

我们是无名小卒,想成为大人物。

随笔

灵感源自于昨天微博视频.
于是和@Eda_X铉  一起写了这个.
文笔将就一下嘛.




所有的嘻哈歌手都会在自己的歌词里写着一百年里所爱的人有这么多, 当把感情这事儿搬到现实生活中也就只是昙花一现,再随即败落,凋零散尽。 起码胡雪松就是这样。


在肖佳对胡雪松不闻不问的十五天后,胡雪松终于死了心。 每次这么死心塌地的打着飞的,电话那头只要传来奶气又不乏低沉的南京腔时,胡雪松总会安慰自己,最后一次。 不过是个普通的小学人民教师,工资根本吃不消南京重庆这么两头跑。演出赚的钱也寄回家给爹妈孝敬他们。胡雪松庆幸自己行李不多,一个行李箱也足够装下不分四季穿的单薄衬衫与牛仔裤。 他把钥匙放在了鞋架上,带上了门。头也不回离开了这个住了近一个假期的公寓--肖佳的公寓。


南京的街头和重庆有些不同。如果重庆是火锅麻辣的红,那么南京一定是清水平静的蓝。清冷,他对这座城市现在唯一的感受。他没飞回重庆,脑子一热坐上高铁去往了上海孙权正住的酒店里。


法老刚跟直火帮的兄弟相聚完便拎着打包的小吃回到酒店。 没有收到任何消息的孙权,正躺在沙发上翘着腿,嘴里塞满了小笼包。所以当胡雪松丧着脸出现在他房间门口时,被吓噎着了。连灌了几口水,拍了拍胸脯才活过来。


瞥了一眼胡雪松,怎么 又和肖佳掰了? 又这个字用得实在不为过,孙权早就习惯了,倒也很乐在其中的随时告诉胡雪松他的行程。胡雪松来着的理由无非就是和肖佳吵架了,和肖佳和好了,和肖佳拌嘴了。结局通常就是肖佳连哄带骗把人给带回南京,然后再来再哄再回。


胡雪松起身走向了阳台,烟瘾犯了,口袋里掏出来是出门前肖佳扔在桌上的南京。指尖夹着烟,唇间缥缈着白烟。孙权也就屁颠屁颠跟上去,鬼知道胡雪松突然搂上孙权,此时孙权的直男思维彻底歇逼。他只记得胡雪松贴得很近。呼出的气息带着淡淡的烟味夹杂着一丝清凉,低沉的声音像是催情剂,


“我厌倦南京口味了,现在能尝尝你吗?”

评论(3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