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學分

我们是无名小卒,想成为大人物。

超级短小的随笔


听《失控》写出来的一个小段子,然后拿去做某c的戏里一个part了(丢人的偷懒现场…



一切不过是一场荒谬的游戏。有人清醒,有人沉沦。而王昊怕输得太惨,早就悄悄脱了身。白曜隆所有的幸运,早被挥霍殆尽。至此已然分不清是在痛苦中沦陷,还是在煎熬里狂欢。当局者迷,旁观者也看不清。 感情是一杯烈酒,不巧,白曜隆逢喝必大。

他说,“干了这杯酒,能不能别再做兄弟。”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