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學分

我们是无名小卒,想成为大人物。

【百万】心跳

超喜欢这个

陈近南:

#虐
#一发完


就让我抱一下


————————————————Yan


王昊是个占有欲和嫉妒心很重的人。


宽大的连衣帽遮掩住他看向白曜隆的眼神,吃醋还夹杂着一些莫名其妙的情绪。


真是太不乖了....
王昊心想,藏在袖口里的手渐渐捏紧,甚至指甲陷入肉缝里都察觉不到疼痛,滴答....
“老万你手流血了!”丁飞无心的一句话,让所有人的目光投向王昊,他一愣,看着白曜隆担心又疑惑的转过头,忙伸手查看。


捏破了...他盯着手出神
其实这点小伤对于他来说已经免疫了,在嫉妒心或是占有欲泛滥不止的夜里,他会拿着刀在自己手臂划上几条伤痕,情绪随着血液流动,渐渐平复下来。


王昊靠着床头,在凌晨两三点的月光中点燃一支烟,不呛,他心想,任凭血液的流淌在地板上,惨白的月光让新鲜温热的血液看起来十分瘆人。


他也被发现过,忍不住困意来袭靠在床头睡着之后,即使不在流淌的血,在李京泽敲门无果强推进来看时也是很吓人了。
干涸的血迹和残存的烟蒂让他怎么都想不到平常爱耍酷的王昊有轻度抑郁症。


酒精触碰到伤口时,王昊疼的拉回了思绪,想要抽回手,却被李京泽紧紧的篡着,有些热度的指尖摩挲着他的掌心,痒痒的。


他忍不住闪躲远处白曜隆投来的目光,压低了帽檐,“嘶.....”王昊下意识的握紧手心,却发现指甲里也是血迹。


真恶心。
王昊有些生疏的道了谢,逃避白曜隆一般,躲进了卫生间。


冰冷的水打在脸上,王昊摇了摇头想要消散那个恐怖的想法。
就在他与白曜隆对视的那一秒,他突然就想,让着眼神永存,像宝物一样将这双好看的眼睛藏在玻璃罐里。


王昊捂着脸,指尖未洗净的血看起来狰狞恐怖,湿漉漉的眼睛无助的看着镜子中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突然很想哭。


当通过洗手间的镜子看到身后探头探脑的白曜隆时,慌乱的用水扑在脸上,掩饰微红的眼眶和泪水,太丢脸了,王昊低下头。


他对白曜隆的感情,无法明说,白曜隆的笑,很有感染力,没有杂质的眼睛笑起来弯成月牙儿,王昊喜欢他笑,可这份治愈系的感情,不知何时没有了笑字。


王昊会在白曜隆被成员们调侃宠爱时,笑的十分开心,可仔细看,眼睛里藏着七分妒忌三分自卑。


白曜隆冰凉的手指抚摸着他掐破的手心,温柔至极,王昊不经看呆了。
“疼吗?”白曜隆向来不会掩饰情绪,脸上写满了担心,望向王昊的眼神中又夹杂了另一种情感。


王昊莫名就懂了,下意识捏紧了手心,握住了他的手,温热极了。


他和白曜隆在一起了,王昊依旧是迷迷糊糊的,被白曜隆拥抱着的时候,他心都乱了,扑通扑通的,生怕白曜隆听到。


“我们在一起吧。”他说,回握住了王昊的手,王昊脸颊通红,埋在他的拥抱里。


你还是听到了。


跟普通情侣一样,吃饭逛街看电影,依旧在每场电影结束后的洗手间里,给白曜隆一个火热的吻,唇舌之间温柔的抵死缠绵,让王昊喘不过气。


却在每次的最后一步停下来。


“不合适。”王昊看着他的眼睛里已不再有负面情绪,却是深深的畏惧,白曜隆克制住情欲,紧紧的抱住他,沙哑着带着烟味的声音。
“让我抱一会”


王昊的抑郁有了好转的迹象,手上依旧有那些丑陋的疤痕,即使“family”的纹身遮掩了一部分,但还是会吓到白曜隆。


“不准再做这种危险的事。”
白曜隆难得板着脸,语气严肃。
噗嗤
王昊第一次笑的真心,白曜隆真是.....奶凶奶凶的.....
“嗯...我会的”生病的王昊嘴唇微微苍白,将逍遥丸混着退烧药吃下去,也不管两种药会不会相克,捧着温热的水看着窗外。
王昊不是矫情的人,可看到深秋的景象却难免有些伤感,他突然很庆幸身边有白曜隆,陪他过没有一点人情味儿的冬天。


他开始憧憬未来,尽管逍遥丸还是不间断,可白曜隆看他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真好,他想,又给了睡梦中的王昊一个亲吻。


转眼入冬了,王昊也和白曜隆同居了,在寒冷的冬天枕在爱人身边相拥入眠,谈恋爱的最高境界。
可王昊开始发现不对劲,早上起来经常不见白曜隆,晚上也是很晚归来,王昊只当他写歌忙碌,可他却在洗衣机里发现女人的衣服和唇印,印在白曜隆衣口内领。


占有欲冲上心头,王昊心疼的厉害,揉皱了白曜隆的白衬衫,甩手将那女人的衣物扔进了垃圾桶,吞了两颗药丸想要压下心里那股说不清的味道,和自残的念头。
王昊一改常态的笑脸相迎,今晚他回来的特别早,脱了衣服上床,将瘦小的王昊圈在怀里,合上眼准备睡觉。


“老白”王昊转过身,颤抖的指尖抚摸白曜隆的眼皮,有些不真实“我们做吧....”
白曜隆睁开眼,捉住那双开始点火冰凉的双手,眼中夹杂着开心以及一些道不明的情绪,哑着声音将他紧紧拥住“我好累,下次吧...”


奇怪,明明是疲惫至极的语气,王昊却听出了诀别之意。


凌晨五点
一夜未眠的王昊眯着眼,听着身边的唉声叹气,一双手摸着自己的额头,又温又冰,王昊瑟缩了一下,只听身边人声音沉闷:
“对不起。”
他突然就想哭了,拼命克制住眼泪,感受着身边人的走远,最后消失不见。


房间回归寂静,泪水和血水混合无声的流淌在地板上。


王昊又住院了,大量出血,刘嘉裕找不到他人在第二天破门而入时看到满地散落的药品,多多少少沾有血迹,纵使见过大世面的他也吓了一跳,忙打了120和李京泽把昏迷的王昊抬上车。


还好不是熊猫血。
刘嘉裕看着红色的手术灯亮起,心悬着的在手术室前踱步,对着李京泽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骂他为什么知道王昊有抑郁症却不告诉他,一想到脸色苍白的兄弟,刘嘉裕也是揪心。


就在李京泽到达王昊住的公寓时,看着满室的狼藉,有些诧异的呢喃“不是好了吗?”
恰巧被弹壳听到,仔细一想,便懂了。


“小白呢?”弹壳揉着太阳穴,抬眼瞅被自己训的可怜巴巴的李京泽,语气放软。
“酒吧。”“那不赶紧喊他过来!”“他说他不过来了”“你.....”


“请不要打扰病人休息!”手术室的灯不知什么时候灭了,医生摘下口罩示意他们小声点,“病人现在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但由于大量出血,还需要转入重症病房看护,谁去办住院手续?”
“我去!贝贝你去看看老万!顺便打电话让小白来!”
李京泽看着弹壳的背影出神,微信传来叮咚一声,他低头看了看手机。


小白不会来了。


王昊情况已经好了许多了,在开春的时候,难熬的冬天过的非常快,虽然他大部分是在睡眠中度过。
他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床头越来越多的药品,味道极其难闻。
弹壳三五时来看他都要提防他会不会偷水果刀藏起来,可王昊似乎很乖,他就静静地看着窗外,有时候一看就是一整天,一句话也不说,或许期待着某个人的到来。


白曜隆从那天再也没回去过,不辞而别就如以前的李京泽,弹壳诓骗着王昊,每日在他问起小白还好吗的时候,他都能编出他的日常,编的他自己都差点信了。


白曜隆抽着烟,朦胧的看着酒吧里的灯红酒绿,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将烟雾吐在她脸上,恶作剧成功一般的笑着。
“讨厌!你真坏!”女人娇嗔着,柔弱无骨的手挠着他的胸膛,像猫咪在心上撩拨,痒痒的,白曜隆冲着那双诱人的红唇吻下去,又是一夜的糜烂。


“你昨晚,又喊了那个名字...”女人语气生疏,与昨晚的娇媚似乎是两个人,毫不避讳的将赤裸着的身体在白曜隆身边展露,妖冶的黑色玫瑰从锁骨蔓延到肚脐,慢悠悠的穿衣服。
“是么?”白曜隆撑着晕乎乎的脑袋,情欲过后看着女人的身体也毫无反应,本就喜欢男的,怎么会有反应,每次都纵情都是女人在水中放的药物,强迫他对女人来电,他看着女人疏离的眼睛,忍不住开口“你的眼睛很像一个人...”
女人穿衣服的手愣了愣,心里的答案呼之欲出,却还是问他“像谁?”
“像我最爱的人。”白曜隆盯着她的眼眸出神,满是溺爱。
“那你为什么离开他?”女人装作不在意的一般,指尖的颤抖出卖了她。
白曜隆点了根烟,烟雾让他看起来魔幻不已,“因为太爱了...”
女人快速的穿衣服,拿出口红随便抹了抹“切,什么破理由!我先走了,钱记得打我卡上!”
高跟鞋的声音渐渐远去,他吸了最后一口烟,是啊,这是什么烂理由啊,你明知道他看你的眼神没有爱,甚至连你刻意摆出的出轨他都没有任何反应,为什么不走?
顺手掐灭烟头,将思绪收回来。


转眼过了两个春秋,弹壳带领着红花会兄弟打出了一片天下,王昊渐渐好转,却从不停下药物的服用,“我怕哪天撑不到老白回来我就自杀了..”说这话的王昊是笑着的,病症的折磨让他下巴削尖了许多,瘦的让人心疼。


爱真可怕,弹壳看向李京泽,眨巴眨巴眼,嗯....也挺可爱...


“总共325元”
王昊看着大包的药品,有些头疼,“请等一下,我找不到钱包了...”
“好的,那您请.....”“一起付吧!”突然伸过来一只温白的手,修长的手指夹着五六张红钞票,王昊刚想道一声不用了,抬眼却怔住了,回过神已经被白曜隆牵着手走到了药店门口,冷呼呼的风往领子里灌,王昊忍不住往衣服里缩。


“走吗?我送你”白曜隆将大衣脱下给他披上,将他手中的医药袋提着。
王昊刚想说出口的拒绝又咽下去了,快三年没见了,总不能拒绝吧,就一段路而已,你别扑通扑通啦!以前都没见你这样!王昊在宽大的大衣下捂住乱跳的心。


街角边的路灯一直都是坏的,可今儿却莫名其妙的亮了,路灯下两个身影,就这么静静地站着。
“我.....唔”
就如在三年前电影院里的厕所一样,白曜隆带有烟味的唇舌侵占着他的城池,被紧紧的拥抱着,想要将他揉进骨子里一般。


“让我抱一会....”


“你要走吗?”王昊一开口发现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可却忍不住出声挽留他,暖黄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柔和极了。白曜隆转过头,他就这么看着他,想从对方眼里读出点东西,“我爱你.....所以我....”
王昊眨了眨眼,“所以你要走是吗?”
“是”


“去哪?”王昊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极了,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内心已经颤抖的不成样子。
“北京。”


“还会回来吗?”


“或许吧....”

评论

热度(383)

  1. 戀愛學分陈近南 转载了此文字
    超喜欢这个